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12萬元天價拖車費事件續司機要回貨車卻成

2019-11-14 来源:

12万元天价拖车费事件续:司机要回货车却成被告

王允礼从自己的货车前走过

本报曾多次报道“天价拖车费”事件

八公里的路程,两辆货车,十二万八千七百元的费用……半年的时间里,36岁的王允礼坦言自己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事”在经历被索要12余万拖车费、被通知取回货车、再到被推上被告席的一波三折之后,如今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中年男子,只是无奈地笑言自己现在至少不是个法盲了

今天,这起曾引起媒体关注的“天价拖车费事件”将在海淀法院开庭审理现在王允礼认为自己准备的证据充分,“不管多久,这个官司我一定会打下去”王允礼说无论结果如何,他想等事情了结后回老家,看看这些天一直为自己担心的父母

“这是30多年来,遇到最大的事”

2015年10月23日,王允礼驾驶的货车行至杏石口附近时,与一辆直行大货车相撞,现场交警判他全责并协调从一家救援公司叫了拖车五天后,救援公司给他开了一张12.87万元的救援费用单他清楚地记得,那天他带好了钱打算提车,“我想怎么也不可能超过3万吧,结果人家说的是12万,我又问了一遍多少钱,对方说十二万八千七”

交不出这笔费用,对方不肯放车而12万对于王允礼而言,是一个无法接受的数字他试图和救援公司协商,但对方丝毫不松口,“一分钱都不能少”

“天价拖车费”的事情被报道后,王允礼曾几度以为看到转机去年11月初,交通队答应帮他核实,但在价格上“谈崩了”“他们最后说10万块,零头抹了,但10万我也接受不了”

11月底,救援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告诉他只需要交两万五,但几番商量后,对方只拿走了材料,并未拿走钱,这意味着对方又反悔了而最后一次转机发生在12月中旬,海淀交通支队曾通知他去提车,“但最后车还是没提成”

“30多岁第一次经历这么大的事,不知道怎么办好,也不知道找谁解决,说不上来那种滋味”回想起几个月来的奔波,王允礼觉得“累得慌”

“车回来了,可以继续赚钱了”

由于四处交涉和投诉无果,王允礼选择了用诉讼的方式作为解决此事的“最后一步”他请了律师,将救援公司起诉至法院,今年1月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春节过后,王允礼终于等来了好消息

3月3日,王允礼接到了法院的,法院的人告诉他可以取车了,“做梦也没想到现在说放就放了,我也没弄懂中间是怎么回事”

法院给王允礼的解释是,立案后法院进行了初步调查,救援公司否认扣了他的车,“法院说那边没扣车,突然一下就可以取车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允礼赶到停车场取车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从去年发生车祸到今年的3月4日,他的车放在停车场132天,停车费用一共三万九千六百元

听到这笔费用,王允礼懵住了,家中已经断了好几个月收入,他拿不出这笔费用当天下午,他辗转找到交警队的领导,在他们的协调下,最后对方没有收取这部分费用

3月4日下午,王允礼自己找了一家救援公司将车拖了回来,“拖了30多公里,才要了1760元”修车花了二十多天,车以完好无损的样子出现在王允礼面前时,他突然觉得生活有了一点希望,“车回来了,可以继续赚钱了”

3月27日,是出事近半年后王允礼首次出车工作的日子,他买了一个记账本记录每天的收入如今,账本已记满了好几页,他经常会拿出来翻翻,账本上的数字让他觉得踏实

“从原告变成被告,感到很意外”

车回来了,王允礼开始出事前的生活,除此之外,他还要忙碌另一件事

4月,王允礼得知,被告知救援公司以“不支付救援费用”为由起诉了他,5月25日开庭王允礼的律师告诉,起诉拖车公司的诉讼,或将等待该案拖车公司收费是否合理的结果确定,因此开庭时间还没有确定

突然从原告变成被告,王允礼感到“很意外”不过,他并不太担心这样的转变,他认为自己为此准备的证据充分

监控录像是王允礼认为的重要证据之一,他说录像显示,在救援现场并未出现救援公司声称的200吨吊车,救援时间也与救援公司说的不一致他还去找了多家救援公司和大型机械租赁公司,其他救援公司的人告诉他,他遇到的车祸一般情况下救援收费不超过3万但此说法并未得到涉事救援公司的证实

多日来为了搜集证据,王允礼到处奔波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中年男人,在经历了这些之后,对法律多了点了解,“至少我现在不是个法盲了”

律师告诉王允礼,当天是否到场可以由他自己决定,王允礼很肯定地说

,“我还是要去听听的”对于庭审,王允礼并不紧张,“事情已经到这一步,就看法院的判决了,从现在准备的证据看,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如果结果并不如愿,王允礼也有自己的坚持“这个官司不管打多少年,持续多久,我都一定打到底”

而救援公司一位曾与王允礼接洽此事的经理称,自己并不清楚案子在5月25日开庭,对于此事的情况,他也没有多说

“完事了回老家,只想看看父母”

5月22日上午10点,王允礼在熟睡中被声吵醒,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后,把床上的被子叠整齐他的妻子早已出门忙活,儿子也去学校参加活动,一个不到20平米的房间只剩他自己

这个位于来广营附近一个城中村的出租房,月租金300元,王允礼一家一住就是五年房间挤着两张床、小电视、小书桌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车取回来后,王允礼的生活作息又恢复到了出事前的状态出事以前,王允礼一般晚上10点出门,第二天凌晨4点收工,但现在,他一般都在第二天早上6点以后才回家“现在家里经济出现危机了,我能多拉一趟算一趟吧”

由于整天为拖车费的事奔波,从去年11月份到今年3月份,王允礼没有出去工作,只能靠着亲戚朋友的资助生活中间他曾一度想出去帮人开车,但总觉得自己的心静不下来只好作罢

现在,包括律师费用、生活开销、孩子上学以及还贷款,每个月王允礼的开支将近过万,“不管怎样,重新开车以后能缓解一下经济危机了”

“天价拖车费”发生后,儿子知道自己的父母遇到了“大事”,但是王允礼不让他知道太多,在商量这件事的时候,他会和老婆出去在门外讲,不在孩子的面前提及

同样,王允礼也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的境遇但一天,同村的人看到后跟母亲说拖车费的事,老人因为担心生了一场病那段时间,母亲经常打,他只能回应说没事别担心

“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家里其实最担心的也是我”王允礼计划着,等拖车费的事“弄利索”后,他就回老家看看父母,毕竟距离他上次回家,已经过去一年多了

文并摄/本报 黄筱菁 周丹

宝宝脾虚吃什么

儿童健脾胃的常用药

小儿便秘怎么调理好

儿童止咳化痰
女人便秘吃什么能调理
心绞痛疼痛的特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