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封仙章六八五感悟洞天节能

2020-10-01 来源:

封仙 章六八五 感悟洞天

三危之山。

山中之界。

“果然如我所想。”

清原从獓因神躯之上收回手来,低沉道:“这头獓因跟这方天地,确有极为相似的轨迹。”

他以洞玄楼感悟这头神魔之躯,另外,又以古镜高悬天穹,光照八方,遍及这洞天福地。

两相对照之下,凭借他在洞玄楼的不凡之处,以及这古镜的优势,便察觉出了獓因和这方天地的相似之处。

这头神魔诞生于这方天地,就如这方天地的宠儿,尽管“母子”未必全然相同,但终究也难免是有相似之处。

“若不是洞玄楼,若不是有着古镜,就是寻常人仙,怕也难以差距其中细微的相似之处。”

清原这般想着,眼神闪烁。

这头神魔算是他感悟这方洞天福地的一条捷径。

但捷径虽然是捷径,可这道路,终究还是要一步一步走过去的。

有着洞玄楼的阳神造诣,在这一方面,他比人仙还要出色,再有古镜这等宝物,更是非凡……这一条捷径上面,他算是走得极快。

可是要在这短短时日之间,彻底将这洞天福地所有轨迹全数感知清晰,却也是妄想……而且,就算把这些轨迹都收入心中,可要继续推演出能够与洞天福地产生呼应的法门,却也不易。

“也是这洞天福地不适于朝真山那位先辈,否则,那位先辈占得此处,就会推演出法门来,那时只要我学得这法门,也就能够掌握操纵这座洞天福地的方法。”

清原揉了揉眉宇,心道:“不过,若是那位先辈占得这处洞天福地,也许我也无法踏足这里。既然那位先辈没有踏出一条路来,那么我便亲自趟出一条路来,只是,就怕时日无多了。”

清原微微闭目,伸手入怀,暗道:“时日越久,越是紧迫,谁也不知下一刻,是否就会有人闯入这方天地。”

他伸出手来,手中摊开,正是一枚种子。

青莲仙种,先后几次被他汲取生机,内中生机亏损,纵然是仙种之流,也几乎枯萎而死。如今再度种下,却也不知能否存活……

想起君殇璃,心中不免略有愧疚,但汲取青莲仙种,也是无奈之举。

“希望还能种活下来罢。”

清原阳神朝东。

东方属木,木是生机。

他将法力灌注在青莲仙种之中,可仙种已近枯萎,如此手段,也只能勉强保住,可要再想生长,则是希望渺茫。

正如常人,须得一日三餐,在武汉工作、30岁还未婚的胡先生“狠心”选择了今年不回应城老家。但若三日不食,饿坏了身子,却也不是后来一顿吃九餐便能补回来的。

他沉吟片刻,忽然用玉如意打开了獓因巨口,将那青莲仙种抛入其中,旋即运用法力,在其体内刻画出各种纹路轨迹,赫然是一种阵法纹路。

阵法能聚敛风水,也能聚敛这獓因体内生机,将之残余生机,聚集在这青莲仙种周边……至于仙种能否汲取,清原也是难以操纵,只得任其自然了。

他做完了这些,便将这獓因收了进去。

才看向了这天雷地火所在的天地。

“獓因神躯与这天地之间的联系,已探索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才要感悟这数千里天地的各种轨迹。”

清原眼神逐渐变得凌厉。

这不是易事。

这也不是短时日之内可以达成的事。

但他只能在近期办到,否则,劫数如大海狂潮席卷而来,必将他打得粉碎。

“我以胜过人仙感知的洞玄楼,再以古镜这先天至宝来推演,推演洞天福地诸般痕迹起来,几近仙家之辈。”

“若说在这感悟的一方面,当今人世,就是正一这等谪仙,都未必能够比我更胜。”

“既然我有着世间任何修道人都望尘莫及的优势,怎可气馁?”

清原一身法力,逐渐蔓延出去。

阴云、天雷、岩浆、地火、扭曲的空气、灼热的水汽……尽数染上了他的法力。

獓因已死,这方天地变得颇为不稳,也凭空让清原的感悟,变得艰难了些。

朝真山先辈遗留下来的石碑上有所记载。

獓因死后,若无真人或妖王坐镇,这方残缺的天地,会逐渐破灭。

但清原杀了獓因,本就是有心在此长久居住,只是不知,能否心愿达成罢了。

……

南梁。

齐新年徐徐吐出口气,负手而立,望向东方,沉吟不语。

过了片刻,耳道人匆匆而来。

“何事?”

“属下不才,勉强听得几分关于清原的消息。”

“清原?”齐新年眉宇一挑,说道:“说来听听。”

如今各方人物,齐聚中土,均为清原而来,但自临东一战后,清原仿若消失于人世,遍寻不着,就连守正道门,都没有半点线索。

如今各方人物,把这梁国搅得天翻地覆,却也全无此人消息,未想耳道人居然能听得线索。

“根据近些时日听闻,守正道门猜测,那个地方十有八九,乃是洞天福地所在。”耳道人这般说来。

“洞天福地?”齐新年稍有诧异,道:“这等地方,不是都该被各方仙家道派,以及那些在世地仙所占了么特别是技术标准将有效地推动核电设备的国产化进程。此外?”

“这个应是隐秘洞天,不曾被道书记载。”耳道人想了想,说道:“但是还有一些偏门的古老典籍,曾有只言片语的记载,不甚详细……如今不乏有人是从古籍之中,得到些许门道,不过他们各有想法,所以没有传出。”

齐新年略微沉吟,没有开口。

耳道人迟疑道:“国师可要前往?”

齐新年淡淡偏过头来,居高临下,俯视下来,道:“我如何行事,你要教我?”

耳道人心头一凛,忙道不敢,而心下却是十分懊恼,跟随国师近些年,明知这位国师骄傲万分,眼高于顶,却还敢在他面前多话,真是糊涂了。

齐新年收回目光,说道:“这小子在临东之中,确实有着足以让我都正视的本事,但是我如今眼界早已高了,不想杀他。就让正一那厮动手罢……”

耳道人说道:“正一身在中土了。”

齐新年点了点头。

若是换个时候,他必是要跟正一再斗一场。

只不过在眼下,却是要养精蓄锐,难以分心去斗正一了。

“正一出手,清原只怕难活。”

齐新年叹了口气,道:“可惜了……他修行才有十几年光景,就有了堪比人仙的本事,若是再给他一段时日,未必要比我和正一逊色。”

宝宝牛奶过敏到底是怎么回事
1岁孩子积食怎么办
清远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友情链接
南宁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