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道尊战魂第四百二十一章幻境节能

2020-10-19 来源:

道尊战魂 第四百二十一章 幻境

“哈哈哈”。。。

此话一出,顿时惹来了一阵轰然大笑,只有玄派的长老以及道派的长老站在那里黑个脸一语不发,显然,此时二位长老的心情那是相当的不美丽,可相比于两人,奇门派的长老代表风百叶可是春风满面眉开眼笑的,那阳光明媚的小脸颇显得美丽动人。

就连一旁的灵机子都是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一对小儿女的戏闹,已经彻底无语,不由想起了自己当年在灵彩面前不也是一般无二吗。

“云师弟,该你了”,武长空笑吟吟的道。

“嗯”,云战点了点头,收起了刚刚的玩味,而后迈开大步朝着那个草房内缓缓的走去。。。

“翻云,你看这五个小家伙过道经应该没问题吧”?虽然凭自己的眼光已经确定,但灵机子还是习惯性的问了问身旁的夏翻云。

“掌教大人掌管道经已经万年,何人过得去,过不去,掌教大人早已一目了然,不然的话,掌教大人也不会提前封五虎了”,夏翻云手拂短须,一副得道高人的形象缓缓的说道。

“真是什么也瞒不过夏长老的一双眼睛”,灵机子摇了摇头,随即一双俊目扫向了那慢慢关闭的木门。

嗡。。。进到了草房之内,顿感视线之内一阵模糊,而后身体轻飘飘的升起,脑中的意识也渐渐的进入了半昏迷状态。

这时,云战猛然大惊,使劲儿的摇了摇脑袋争取不让自己昏厥过去,可无论他怎么样的挣扎,那属于瞌睡的细胞却是越来越浓,直到最后,他彻底失去了意识,缓缓的进入到了从未有过的深度睡眠之中。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云战已经感觉到自己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中,这个世界很黑,彷如地狱一般,伸手不见五指,视觉之内全然是一片黑暗。

“我这是在哪里”?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头,云战自言自语的道。

“这里是阿修罗界,你生前杀人太多,所以你要为你的罪恶救赎”,一个来自异界审判的声音缓缓的从耳边响起。

同时,云战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屏幕,屏幕之上重演着他以往杀人的经过,包括曾在北界之中灭掉的帝国,虐杀封魂,枪杀封平,以及后来的针刺虎啸风,都在那偌大的屏幕内闪掠而过,那一双双无助的眼睛,和一声声悲惨的哀嚎,深深的刺痛人心。

这一刻的云战也不例外,被自己以往的残忍给硬生生的震撼到了极点,不由的质疑的声音从心底响起:“这是我吗,这真的是我吗,好可怕,魔。。。鬼”,当这两个字从心底升起时,云战的俊脸之上已呈现出一片痛苦之色。

“孩子,接受神对你的救赎吧”,那个如同地狱审判的声音又再次的响起,仿若世间的一切都逃不开它的管辖,它在用大爱拯救着那颗受伤的心灵。

“好”,云战茫然的点了点头,等着属于他杀伐的救赎。

嗡。。。突然间无尽的狂风大作,云战的面前顿现一道龙卷漩涡,漩涡看似缓慢实则奇快无比的转动着,形成了一道通往漩涡深处的黑洞,此时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孩子,走进去,走进去,走进去”。。。

点了点头,云战便不加思索的朝着那个黑色巨洞走了过去,只是在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其中的同时,云战突然面现一抹犹豫之色,好想转瞬间记起了什么一般,开始慢慢的又将脚缩了中国经济增长从10%降到8%左右回来。

“你犹豫什么,难道你不相信神吗”?那个声音又响起,已经带了少许怒意,在指挥着又仿佛在命令着云战。

无视于这种声音,云战抽回脚之后,而是在原地坐了下来,闭起眼睛,对周围的一切的一切开始不闻不问。

“你在干什么,你是想背弃神吗,你这个无知的世人,神在给你一条明路,快点走进去”,声音在此刻已经失去了初始的冷静,渐渐的开始因为愤怒而咆哮起来。

坐在那深邃的大洞前,云战摒除一切杂念,苦苦的思索起来:“我没有错,是他们杀了我的青儿在先,即便是我错了,一命抵一命就是,也该由我的恩师来裁决于我,何须要神,神。。。到底在哪里,难不成传说中的神只是一种见不得人的声音吗”?云战的脑海里飞速的旋转着各种想法,慢慢的开始打破那神一样的威严,一个大胆的想法也在这时油然而生,它。。。在误导我。

浅浅的一个带有弧度的笑容自云战那张桀骜的俊脸上缓缓的出现,紧接着云战的单手高高的举起,然后自虚空的黑暗中紧紧一握。

嗡。。。狂风暴起,银光四射,霎时间,整片天地因为那一缕银光而变的有些疯狂起来,纵身一跃而起,手中的风之戟朝着面前的黑洞狠狠的挥去。

“结束吧,我可爱的幻觉”。

“啊”。。。你这个凡俗的世人,竟敢毁我阿修罗之境像,神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随着那凄惨声音的渐渐远去,这个世界恢复了一片宁静,也在顷刻间现出了勃勃生机,有山川,有河流,还有那太阳照射下的光芒万丈。

“这个幻觉可真够真实的,居然在毁灭之前还能发出真人版的惨叫,厉害”,云战望着那黑暗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道。

“小家伙,难道你还认为那是幻觉吗”?随着话落,一个近乎于透明的苍老身影慢慢的浮现在了眼前,老者白发白眉,身穿蓝袍布鞋,朗朗的明目中散发着缕缕神光外放,外放的神光中有着神明一样的风采,那一抹猖狂中的态度,说不出的威猛霸气,仿若世间的一切法则都尽在其一举一动中,处处透着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玄奥,那是一种意境,一种驾临人之上,神之外的超凡感觉。

“弟子云战,拜见老祖”,一见此人,云战顿时俯身下拜,向老者行了一个大礼,之所以这般做是因为云战已然认出了此老者,正是接二连三出现在自己识海中的那个人,从风老的口中云战得知,面前的这人正是当年叱咤天地人三界的玄门老祖“道子”。

“行了,无需那么多礼节的”,老者微笑着单手一挥,不见其丝毫的作势,便把半跪着的云战给扶了起来。

“老祖,弟子有一事不明,还望老祖赐告”,被扶起来的云战恭声道。

“说吧,小家伙”,老者依旧是那笑容满面的模样打量着云战,只是那一抹护爱的情绪中不难看的出来,他很欣赏面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徒孙。

是,云战道:“老祖,还请赐告刚刚战儿所经历的可否是幻觉”?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云战听出了老者那一句暗含的话中好像说云战经历的并非幻觉,所以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云战便开冰糖适量口问了出来。

“那么我先问你,你认为有神的存在吗”?老者没有正面回答云战,而是以侧击反问道。

“也许有,但是我没见过,所以我认为没有”,云战的话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

“小家伙,这便对了,老者点头道:所谓的神不过是世人将某个力量强大的人虚幻了而已,所以在你所认知的世界里不需要有这种虚幻的存在,追求武之极道才是你目前最应该做的,不需要心无杂念,因为你是人,根本无法体会何为六根清净,因为但凡做到六根清净者,无不超出“凡”之外,所以顺其自然,才是道中的,道中之道”。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云战若有所思起来。。。

“小家伙,看好了,老祖今天便破例传你一道,诛神之道,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话落,老者单手一招,云战手中的风戟瞬间便到了老者的手里。

这时,银戟之上光芒大放,闪电叠加,雷音道道,没出手,便已感觉到了那戟中传来的无限杀机,与风戟在云战的手中相比,两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反其之道,正心于德,无愧于天,天奈其何,天有天道正天法,我有无愧问世间,与天相合,故几于道,戟出鬼见愁。。。

老者言语的同时,手中风戟也是舞出片片风花,望着那一抹寒光蔽日,戟身之上突现银光滚动,云战看的如痴如醉,不觉以身化戟,慢慢附和起来。

记不得多少时候将过,云战手中的戟越舞越快,越快越猛,越猛越狠,每一招出,都尽显披世之雄风,每一式成,都一路挥洒王者之风范,那道道蓝光中的霸意,如此的潇洒飘逸,如偏偏起舞的彩云飞,划过天边一抹醉,恰似银龙闹长空,一缕青虹一片蓝。。。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尽情的欣赏着那自“醉”中舞出的银光蓝影,不觉的道:“倒是一个好苗子,风老收了个好徒儿”。

收起那滚动中的银光,云战抹了一把头上的大汗,来到了老者的身前,半膝跪地:“多谢老祖的境像教导,战儿受教了”。

“小家伙,想得到的你已经得到了,去吧”,老者含笑点了点头,而后虚幻的人影缓缓的消失了开去,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宝宝肚子胀气的症状
温州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乳腺炎
友情链接
南宁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