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神目道第十一章棘手案件节能

2020-10-24 来源:

神目道 第十一章 棘手案件

虎引风并不傻,他从刘副局长的这番话中听出来一丝批评的意味,更从洪光教导员刚才那声嗤笑中听出了明显嘲讽的意味,脸不由得一下子就红了脖子根,想说几句为自己辩解的话,可想了想,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只好低下头不说了。

屋里的人一时间都不吭声,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这时候,房一梅又说了:“其实呢,我倒觉得虎引风同志的说法也没有什么。做警察追求铁的证据是不错,但也要大胆联想和敏锐的感觉,嗯,说直觉也可以。

大胆想象,小心求证,这也是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的。如果确实拥有异于常人的敏锐感觉或者说直觉的话,倒也是人才一个,刘副局长,你说是不是啊?”

刘副局长见房一梅这么说,也不好当面反驳,只能附和地笑笑,含糊地应承了两句。

正说话间,从外面进来一个人,抱着一摞卷宗,神情有些焦急,看见李君华在这儿,急忙说:“李大队,我可找到你了,那个三兄弟强奸案的羁押期限快到了,你看看怎么办?要是还没有进展的话,就得延长羁押了。”

说话的是易川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重案中队中队长吕林,他正抱着一摞卷宗准备找李君华报告呢。

吕林手上有一个很奇怪的三兄弟强奸案,侦破遇到了瓶颈,现在正在僵持阶段,吕林为此有些闹心。

说起这个三兄弟强奸案,这也是李君华主持刑警队工作以来碰到的一个很棘手的案子。案件发生在“127特大杀人案”的一周前,也曾一度传得沸沸扬扬。

案情的经过是这样的,1992年1月19日,也就是1991年腊月十五,星期日,易川县北湖公园发生了一起强奸案。

晚上十点左右,有个在公园等男朋友的小雯姑娘突然被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从背后抱着拖到公园里的树林深处强奸了,姑娘的叫喊和哭闹声惊动了路人,犯罪分子见势不妙,提上裤子趁着夜色就跑了。

警察接到报警后,根据线索顺藤摸瓜,又提取了受害人下体的分泌物进行分析,很快就锁定了嫌疑对象,并抓获了犯罪嫌疑人。

但问题在于,警察找到的嫌疑人不是一个,而是三个,而且这三个人还是三胞胎兄弟,乔传智、乔传信、乔传勇。乔氏三兄弟是一母同胞的三胞胎兄弟,同年参军入伍,同年转业到地方,现在还住在距离不远的同一片小区。

当年,三胞胎兄弟同时参军的消息还上了当地报纸的,因为三胞胎本来就不多见,又同时光荣地成为解放军战士便更是稀罕事,稀罕事是当然的,所以老乔家的这哥仨在当地还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案发这天,乔氏三兄弟本来已经带着老婆孩子回乡下老家看望爹娘去了,没想到下午接到几个战友的,说是晚上要在县城同春酒楼聚一聚,乔氏三兄弟平时皆好杯中物,这下更是兴冲冲地赶回县城,老婆孩子都留下在乡下老家陪着爹娘。

酒宴结束后,乔氏三兄弟也随着战友们各自散去,各回各家,巧的是三兄弟并非一块走的,而是分别走的,回到县城各自的住处也都是一个人睡觉到天明,没有任何人能证明其行踪。

受害人下体提取的分泌物证明罪犯就是乔氏三兄弟中间的一个,但究竟是那一个,一时间不能定夺,因为这哥仨都否认是自己干的。

受害者提供不出更多的细节,再加上天黑、天冷、地点偏僻等诸多因素,使得这件本来并不复杂的案子因为一系列的巧合成了一件奇案,一直悬而未决。加上不久后就出了“127特大杀人案”,压力山大,李君华一时就将这件三兄弟强奸案放在脑后了。

现在“127特大杀人案”告破,乔氏三兄让玩家在游戏中体验到凡人斗法、破阵闯关、挑战真身、一战成名的竞技乐趣。另外更多有趣玩法如问卦、炼丹、福神等邀您体验弟还都关在看守所内等待决断呢,眼看一个月的羁押期限就到了,主卷的吕林怎能不着急。

而这个受害人小雯姑娘据说还和县里的一位主要领导有亲戚关系,上面对这件案子的关注和压力也不小。

乔氏三兄弟个头长相酷似,不是特别熟悉他们的人白天都不一定能分清谁是谁,更不要说晚上了。

因为是同卵三胞胎,生理特征也完全相同。住址也大致都在同一片地区,从同春酒楼回家按理都要经过案发地区的北湖公园。

而且,更巧的是,三兄弟各自回家,家里还没有人陪伴证明,加上冬天晚上气温低,案发时大多数人都缩在家里看电视暖被窝,谁也不会没事站在大街上看过往行人,就这样,一系列的巧合让三兄弟强奸案成为一块烫手山芋,让警察颇伤脑筋。

这个案件当时也曾上报到市局刑侦支队,所以副支队长房一梅对案情也是熟悉的。

吕林皱着眉头说:“刘局,县里对乔氏三兄弟强奸案追得比较紧,咱们得想个办法才行。”

刘副局长沉沉不语,因为他心里也对这个案件有些怵头,案情并不复杂,嫌疑人的范围基本锁定,就是巧合太多,搞得人一时下不了决定。

突然,房一梅微微一笑,开口道:“我倒有个提议,大家看行不行?”

刘副局长、李君华、洪光闻言都是一愣,刘副局长说:“房支,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高招你还好意思藏着掖着,还不赶紧教教我们,呵呵。”

房一梅淡淡一笑,说:“既然虎引风同志说他对人的直觉很强,何不让他看一看乔氏兄弟,看看他能不能感觉出来这兄弟三人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罪犯?”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这可是办案,不是平时开玩笑做游戏,怎么能凭感觉分辨罪犯呢?大家面面相觑,又不好意思当面质疑。

房一梅见众人愕然,说:“我的意思是,让虎引风同志看一看,辨一辨,或许能给我们指出一条路来。当然,这不是定案,也不算证据,证据么,你们刑警大队该怎么找继续去找。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如果我们能确定嫌疑对象,将主要工作精力都集中在这个人身上,有的放矢肯定效果要好得多,这对犯罪分子也是一种无声地震慑,你们说是不是?就算看不出来,也没关系,反正我们又不损失什么?”

既然市局刑侦专家都这么说,刘局长、李君华、洪光不好当面反驳,反正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不妨就死马当做活马医一回。

很快,乔氏三兄弟就被分别带到了三间互相隔离的审讯室,房一梅、刘副局长、李君华大队长、洪光教导员,还有重案队的吕林队长也跟在后面,众人带着虎引风走进审讯室,让虎引风进行辨别。

对这样的安排,刘副局长、洪光教导员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这实在是破天荒的荒唐,这种事情也只能小范围人知道,要是传出去,肯定会贻笑大方。房一梅好歹也是市局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怎么能相信这种鬼画符,简直是鬼迷心窍。

但两人心中的质疑并没有说出口,因为房一梅的身份在那儿摆着,那也是和刘副局长同级的领导,而且又是上面派下来的,既然人家说要试试,那就试试呗。

当然,这也就是给房一梅一个面子,如果这话出自大队长李君华之口,估计当场就会被李副局长和洪光给否了。

第一间审讯室里带来的是乔氏老大乔传智,虎引风眯着眼睛一看,只见这个乔传智三十四五岁的年纪,中等身材,白净面皮,小眼睛,单眼皮,人长得还算精神。

当然,就这样看是看不出什么的,虎引风暗暗启动灵目,集中精神朝乔传智脸上一望,只见乔传智印堂微微发暗,蒙着一层淡淡的土黄色,但夹杂着一些灰色,虎引风知道,这是走霉运的标志。

好端端地被人关进大牢,还背上一个强奸犯的嫌疑,连春节也不能在家和老婆孩子团聚,不是霉运是什么?

再看此人的田宅宫,青中带赤,微微有一些青zǐ的颜色,虎引风知道,按照《神目御览》的说法,这是普通人的面相,还算个忠厚人,再看此人的夫妻宫,却是青白明亮,并无什么杂色,说明这个乔传智夫妻感情不错,家庭生活正常,这种人不能说一点花花肠子没有,但就算有些贼心也不一定有太大的贼胆,属于那种基本上正常本分的男子。

虎引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将乔传阿娇与罗力智好一番打量,并没有看出这个人是什么特别的奸邪之辈,一颗提着的心略略放了下来。他闭了灵目,长长出了口气,没有说话,点点头,表示这个人看过了,可以进行下一个了。

众人见虎引风站在嫌疑人面前既没有开口讯问,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动作,只是愣愣地出神,都有些疑惑不解,但虎引风不说话,大家也不方便说话,等着他发表最后的意见。

见虎引风只是点点头,并不发表意见,这才醒悟,他要全部看完兄弟三人的面相以后再说,于是就跟着都走出审讯室,进到下一间屋子。

洪光在心中暗暗不屑,装得还挺像,等一会看你能讲出什么三六九来。

血糖高吃什么好
秦皇岛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朔州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南宁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