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木纹傲世傀儡师第七百一十九章长生之忘下

2020-09-17 来源:

傲世傀儡师 第七百一十九章 长生之忘(下)

“哼,不想和长生门一个下场,你最好闭嘴,”

雷暴冷眉一横,面朝阴风,大声喝止道,

他如何会不知道后者心中所想,只是现在还不是除去这些势力的时候,先不说之前副院长那满含深意的一番话,就算是他内心,也不愿真的将地院搅得风起云涌啊,

“可是……雷暴老大……”

“闭嘴,”阴风还想说些什么,却是被雷暴极为蛮狠的喝止,

转头,站定,散去傀力,他凝眼扫过众人:“都回去吧,地院,还是大家的地院,煞狼殿不会一家独大,也沒有人能够真正一家独大,來到这里,大家只是希望能够好好修炼,在这里,雷暴只求今后各位能够和平相处,”

话至此处,他目光陡然一凝:“当然,若是你们中间有谁不服今日之果,大可提出,让大家一同來辩,否则的话,再次给各位一个忠告,切莫私下散播谣言,否则的话……”

他右掌猛然一伸,掌心处,一股势大力沉的傀力爆涌而出,傀力化刀,顷刻间便将眼前巨石劈成碎片,

“否则,形同此石,”

“……”

沒人会掂量他这话的分量,也沒人愿意去触怒这一刻的雷暴,见状,出了阴风几人以为,所有人都很是自觉的点了点头,而后,也不待雷暴再度开口,这些人均是纷纷一抱拳,转身四散而去,

望着逐渐消失的一众势力,雷暴深深叹了口气,这样的结果称得上幸运,但却算不得完美,长生门从今天开始彻底从地院中除名了,但这代价,却是古辰重伤,以及不少煞狼殿兄弟的悲壮,

这结果,能够接受,不过更多的却是那种新添的痛楚,

地院势力纷争,自此也告了一个段落,沒人知道这般结果是否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不过有一点他们却是清楚,就是那个以我们丝绸公司也面临着缺少材料带来的不良影响。”王经理介绍说。(赵玉勋摄影报道) 延伸 飞机喷农药为防白蛾 据胶南丝绸公司了解重伤之躯硬撼邪傀师,并且将其斩于马下的男子,自此之后,便见再如一颗璀璨明星般,闪耀在整个地院的天空之上,

……

地浩天,地下一层,这是一个堪称怪异之处,整个地下一层中虽然浮荡着那挥之不去的潮湿,但那空气中却是弥漫着一层挥之不去的浓郁酒香,

醇香的酒气逸散在每个角落,层层叠叠的酒架,以及架子上罗列着的那数之不尽的酒坛,都在昭示着这里的主人,对酒的痴迷已经达到一个挥之不去的地步,

咕嘟,咕嘟,

房间尽头,一声声大口吞咽的声音淡淡传來,循声望去,尽头处,此刻正有一道略显沧桑的人影,慵懒的躺在那早已被抹去表皮的木椅上,而在那人影的身旁,正端端站着另外两道人影,

一高一矮,赫然便是萧鼎山和阳天,这一刻他二人,虽然不敢私自发出一点声响,但目光却不可抑制的瞟向正静躺在一旁的男子身上,

男子呼吸极不均匀,面色惨白,眼窝深陷,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势,

“师尊……已经三日了,古辰他……”

“嘘……别说话,安静一会,”

……

“师尊,辰哥他到底怎么样了啊,为什么还不醒过來,”

“嘘……小点声,”

三日中,这几乎是三人之间仅有的对话,而无论是萧鼎山还是阳天,每当他们想要询问古辰状况似乎,都是会被酒鬼立即打断,示意他们不要出声,

三日了,整整三日,他们三人就这般安静的立在此处,任由那男子深深沉睡,

……

“呼,时间差不多了,也该叫醒他了啊,”

此一刻,就当萧鼎山阳天无所适从时,只见酒鬼突然站起身來,手中依旧死死握着那个从不离身的酒葫芦,一步步朝古辰走去,

“臭小子,老子当你有多能呢,都三天了,还沒醒,非得要我叫你起來是吧,”

酒鬼扬起手中酒葫芦,壶口向下,顿时,一滴滴蕴含浓郁香气的酒液顺着壶口滴滴落下,

沒有刻意的控制,甚至他只是那般随手倾倒,酒滴落下,下一刻竟是极为奇异的尽数沾于古辰嘴唇,沒有一滴浪费,

人人都有一个理念:绝不因本岗位的纰漏影响全局

一滴……

两滴……

两滴……

……

当第九滴酒液滴下的刹那间,萧鼎山二人只觉眼前空间突然沒來由一阵扭曲,而后,古辰的脸颊上,那久未动过的眼皮,竟是突然轻轻颤动起來,

浓郁的酒香更盛,而此时尤以古辰身周为盛,地下一层,那所有漂浮于空气中的醇香之气,就像是被人肆意控制般,尽数归拢,然后以古辰为中心,许许旋转开來,

“回魂滴酒,一为生灵归位來,”

“醒灵滴酒,二为我命化根生,”

“唤魂滴酒,三为我魂归魄來,”

“醒來吧,小家伙……”

酒鬼口中喃喃有词,而随着他每一句话的落下,那已然幻为一道漩涡般的浓郁酒香气,便是有着一道突然抽离而出,旋即径直沒入古辰额间,

嗡,嗡,

一丝丝微不可查的灵力波动,以古辰为中心缓缓涟漪开來,涟漪中,尽是被一道道极富灵性的天地灵力所包裹,

“唔……这是……哪里,”

良久,那久违嗡动的嘴唇突然微微一动,

“哈,古辰,你醒了,”

“辰哥……”

闻声之下,萧鼎山阳天顿时大喜,

“嘘……小点声,”酒鬼眉头微蹙,他握着酒葫芦的右手继续极轻缓的挥舞着,身前,那醇香漩涡依旧不停沒入古辰额间,

“呃……酒鬼前辈,萧兄,小天,”

良久,待得那最后一道醇香酒气印入眉间的一刻,古辰这才略带挣扎的睁开双眼,

入目处,那三张异常熟悉,此刻均是泛着喜色的脸庞顿时印入眼帘,

“行了,醒过來就沒事了,若是这回魂三酒都沒有效果,你小子也基本可以准备后事了啊,”酒鬼如释重负的开心笑道,见古辰醒來,他这才放心下來,

“我,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睡了一大觉,”古辰喃喃道,他想要动动指头,却发现手指像是被禁锢一般,不能动弹分毫,

“睡了一大觉,亏你说的出來呢,我们都担心死了,”阳天无端丢给他一个大大白眼,

“古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萧鼎山在旁询问道,

“呃……累,周身沒有一点力气,”古辰沉吟片刻,道,

酒鬼将葫芦重新挂会腰间:“废话,能后者就不错了,强行动用禁锢傀力,你以为会很轻松,行了,好好休息,等你什么时候恢复行动,再讨论下一步的治疗吧,”

他挥了挥手,示意萧鼎山阳天先行离开,让他独自安静一会,


朔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1岁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葫芦岛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南宁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