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张三宝brbr方圆十里八村的人们节能

2020-10-24 来源:

◎张三宝

方圆十里八村的人们,有许多人不知道当今的大腕明星们,不知道县乡领导的。却很少有人不知道饮泉村的张三宝老汉。这也倒不是因为他是什么乡镇企业家,劳动模范或致富带头人,也不是什么老干部或老战斗英雄。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之所以他能闻名乡里,是因为他干着一种特殊的职业——给死人招魂。

这十里八村世代的风俗习惯,人死后是得给招魂的。不然,魂不附体,孤魂野鬼游弋飘荡,会闹得人不安村不宁的,无论对死人还是活人都是一种折磨。所以必须要给死人招魂。但招魂这事又不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干的。儿女双全,正正常常、手脚健全的人是绝对不会干的,一是被人笑话、二是怕影响儿女名声。张三宝是村里的五保户,他是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汉,无亲无故的,六十多岁了,还住在祖上留下的土窑洞里,他自己说冬暖夏凉挺舒服的。一年到头,他常穿着政府发给的军用绿衣服,拄着拐杖,走起路来左摇右摆的,好象一个老式挂钟的钟摆。倒三角的下巴上那撮山羊胡也跟着一抖一抖的。据说他这样子是小儿麻痹症留下的后遗症。年轻的时候还方便些,到老了必须靠拐杖才能行动、由于行动不便,也就丧失了劳动能力,生活无奈的他便干起了招魂这种职业,便成了这十里八村唯一的招魂人。

村里谁家死了人,把他请去,好吃好喝款待上。待出殡那天,给他一把系着红布条的新笤帚。他用笤帚把死人生前睡过的地方扫一遍,把扫来的东西连同死者生前睡过的枕头用些干草夹着放到出殡经过的大路边上,然后,他拿上一个盛满米糠的陶瓷大碗,等着出殡队伍的到来。待棺材经过时,他口中念念有词对着棺材把米糠碗用力往地下一摔,越摔得响,摔得碎越好。然后火把干草和枕头一同点燃,再拿来一个盛满清水的盆,把一把雪亮的菜刀放在盆里。送葬回来的人在盆里洗一下手,用脚跨过盆去。这样死人的鬼魂就不会跟回来了。仪式举行完之后,主家量力而行,给他十块二十不嫌少,三十五十不嫌多。月积日累,二十多年来,他的苕帚倒积了不少,用绳子系着在窑顶上绕了几个来回。他用它们来计算方圆邻近村里死过的人。“一把、两把……”每每数着数着,他总要用手捋着山羊胡子沉思半天,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每年冬天,只要不刮大风,不下雪,他每天总要到村中的奶奶庙南墙下去晒太阳,和村中上了年纪的老人们闲聊,不外乎些传奇故事、鬼魂妖魔之事。他很相信人死后有魂的。

这年冬天,有个细心的老人发现张三宝好几天没出来过了。于是去家里一看,才发现他病了,而且病的病的不轻,赶紧告诉了村干部。村干部派下人专门伺候张三宝。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骨肉。照顾有些不周全,再加上他自己年老体弱,心里又疙疙瘩瘩的,半个月后,人们说张三宝不行了。

村干部和邻里们挤了一窑洞。只见他眼窝深陷。形容憔悴,奄奄一息的样子。但却就是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人们问他有啥不放心的。“是棺材吗?”他摇摇头。“是你攒下的钱吗?”他仍旧摇摇头。人们疑惑不解。过了一会儿,他嘴唇艰难地蠕动着。村干部把耳朵帖到他嘴上。他断断续续地说:“我……、我死后……。谁为我……。为我招魂呢?”村干部先是一愣。然后把他的意思转告给大家。人们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互相问道:“谁为他招魂呢?”

这事还真是难住了大家。而且这事大家还真的没有好好想过。

然而张三宝老汉还是最终带着遗憾走了,更多是留给这十里八村的遗憾。

此后,这十里八村的再也没有人再干招魂了,因为时代前进了。

◎孙大爷

那年高考,我落榜了,父母不忍心看着我们兄妹一个个重复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路,把唯一的希望期指反弹缺乏支撑。经济面上寄托在了我身上,于是东楱西拼决定让我再复读一年。

我也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为了抓紧时间学习,我决定离开乱哄哄的集体宿舍,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来学习。经同学介绍,在离学校不远处找到了一个合适住所,并且还不要房租。

这是一个土墙围起来的小院子,两间四五十年代盖起来的土屋,在周围红砖青瓦房子的衬托下,显得低矮而寒碜。但屋内却是干干净净的,盘着一个火炕,除了一个旧式的三斗桌外,就是些大大小小的瓦盆瓦罐。户主姓孙,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中等身材,圆脸,大眼睛,相当富态,干净利落的蓝布衣服一穿,象个过去的店掌柜,可老人是独身一人。而且还是个五保户。

老人见我搬来,显得非常高兴,说他正好有个作拌说话的。我每天一早起来去学校,到了晚上才回来在灯下复习功课。回来后老人总要把还在火上温着的饭让我再吃上些:“我知道,你在学校上灶是吃不饱的,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不饱,累坏了身子,怎么考大学?”我由衷的感谢老人。

老人唯一的电器就是那个半导体收音机,以前他晚上有听戏的习惯,见我来了就不听了。我说:“你听吧,大爷,不碍事的。”那是一个人的时候听一听,如今有你做伴了,还听它作甚?”他只是每天晚上盘着腿坐在一边抽着水烟一边乐呵呵地看着我温习功课。“大爷,你早点歇息吧。”我劝他说。“不累,不累,”他总是说。所以每天晚上总是到我学完熄灯,老人才肯睡觉。

一次,老人坐在炕上一页一页地翻看我的语文书,“娃,学校有没有闲书?”“有,有”,我还不知道老人原来爱看闲书。于是第二天,我便从同学那儿借了《故事会》,《民间故事》等好多本杂志给了老人。从此,每天晚上,我在灯下复习功课,老人在灯下陪着我看闲书。他看得很仔细,很认真,还不时皱皱眉头,或是微微发笑,看得是津津有味。“好看不?大爷?”我问。“好看,好看。”他总是点头微笑着说。这样,我们爷儿俩在灯下相伴着一直到了第二年的高考。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南方的一所大学。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孙大爷。当我把通知书送到孙大爷手上时,孙大爷高兴的眉毛胡子一抖一抖的,连嘴都合不拢了。“好……,好……,”孙大爷用手摸着烫金的饿通知书连声说道,“这下可熬成了,以后可别把大爷给忘了,回来要常来大爷这儿转转。”“会的,大爷,我永远都记着您!”我说。

“这,这上面写的是那个学校呀?”孙大爷展开通知书问我。

“上面不是写着么,大爷?”我说。

“娃,俺,俺不认的字。”孙大爷显得不好意思地说。

“大爷,您……?”我诧异的看这他。

“是的,俺是个文盲,一个字也不认的。”大爷强调说。

我愕然了。

共 24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个“五保户”,相似的生活境遇,却留下两个不同的故事。张三宝为去世的相邻招魂,是迷信思想的继承者,也是终结者。他把身边乡邻的“魂灵”一个个送走,自己却无人来送。看似有些悲壮,恰恰证明了时代是在不断更替,许许多多陈旧的东西最终将会离开历史的舞台。孙大爷则是看到新生力量的希望,尽自己一切可能为后生的成长予以帮助,结果是在年青人取得成功的时候,自己也品尝到了喜悦。作者巧妙地设计了两位年龄、境遇相仿的老人,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思想,因循守旧与与时俱进。两种思想和结果的对比,留给我们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思想、观念,决定着我们的出路。小说语言精练,设计巧妙,短小精悍,令人深思。推荐欣赏。【:西玛】

2楼文友: 00:57: 1 招魂人不知魂归何处,读书者却是一字不识。很有意味!欣赏佳作,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

楼文友: 09:44:45 两篇微型小说很接地气,读来有喜有忧,突出了农村现实生活。欣赏微小,祝创作愉快!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4楼文友: 15:10: 8 人间处处有真情在,正如人们所说我们遇难时就见到了真正的朋友。孙大爷为了 自己 学习陪自己看书。这份情甚是感人。如果细看,老人不识字是真的,因为与他为伴的是那个收音机。 为了自己的梦想加油

5楼文友: 21:59:47 感谢文友对笔端流云社团的大力支持,在此谨代表笔端流云部对您的付出说一声:您辛苦了!

祝您在流云创作愉快,佳作连连,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麦克维尔空调换主板多少钱
江门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先声药业
友情链接
南宁旅游网